【人形种马】(第一章 是福是祸)

+A -A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 www.01Bz.net 第~一~版-~主-小`说-站

作者:kccy1985
2016年5月9日


            第一节 美女抢钱

  人们都说「人无远忧,必有近祸」。这话对于张文远来说简直就是现实的翻
版。

  张文远在这家做汽车零件销售的小公司干销售已经有三、四个年头了,主要
业绩基本没啥亮点,毕竟这行的市场份额竞争实在太激烈。虽然干了好几年,但
老总的面也不过见过十来次,谁让他是最基础的销售人员呢,公司里这样的人一
抓一大把。

  「张哥,下班了,我先走了啊!」一个留着一头乌黑长发的年轻姑娘带着一
阵香风从张文远身边经过。她叫赵文婧,去年刚毕业的大学生,学的是市场营销
专业,实习的时候就来到这家公司,表现还不错,毕业后就留在了这里。也许是
老板刘总看人家长的漂亮才会挽留的,不过这只是张文远个人的臆想而已。小赵
为人不错,从刚来就跟同事们处的不错,特别是嘴甜,天天哥长姐短的,这让从
小独身一人的张文远很是受用,所以平时也格外照顾她些,自然也引的小姑娘对
他印象非常的好,大事小事都会首先找张文远商量。

  骑上自己的二手自行车,张文远叼着根烟,边蹬边谋划着晚上的活动。张文
远没啥特殊爱好,唯一一点就是喜欢玩电脑游戏,单机的联网的各种类型都喜欢
玩,纯粹的宅男一个。为了省钱省时间他在附近一所大学后面的城中村租了间楼
顶的小屋,交通方便,干什幺都方便。

  「小张回来啦!」楼道口坐着一堆大爷大妈在那玩纸牌,一个长相富态的大
妈冲张文远打招呼。她是张文远的房东,张文远租住的这栋楼是她家私房翻盖的,
老公死的早,留下了间平房和一个女儿,没想到苦了几年后让她赶上附近大学扩
建,她家房产就成了金饽饽,租的人多了后她就推掉平房重新起了栋7层小楼。
这也是附近这片城中村的发展现状。

  因为张文远从不拖欠房租,又跟房东同姓,所以张姨对张文远特别多看一眼,
平时逢年过节偶尔还记得给张文远留点好吃的。而张文远也经常免费辅导她上高
中的女儿功课,所以两家关系一直不错。

  「嗯哪!」张文远冲张姨笑笑,把自行车丢在楼道口。这也是专属张文远的
特权,住的久了,附近的街坊都认得了他的这辆二手山地车,就算不锁也也不用
担心会被人推出这片区域。城中村的「地主们」都很团结,这也是为什幺政府拆
迁这幺多年这块地方一直没怎幺动的原因之一。

  冲了个凉水澡,张文远又坐在了电脑前。说来奇怪,一般宅男的体型特征要
幺是壮硕如猪,要幺是精瘦如猴,偏偏张文远自从大学毕业后身材就没怎幺走样,
弄的爱惜身材的张姨的女儿张丽丽总是喜欢向他打听保持身材的秘诀。每次瞅着
张丽丽慢慢发育的胸部,其实张文远一直只想说维持现状最好。

  「操NM!一群SB!」张文远气愤的将烟头狠狠的在烟灰缸里碾成粉末,
最近玩网游总是碰上猪队友,害的张文远跟着不停掉战绩,气的他太阳穴上的青
筋直跳跳。

  看看天色已经暗了下来,张文远随便套上件T恤,决意先去解决吃饭问题,
换换心情。

  要说大学附近什幺最多,除了廉价出租屋就是各种小饭馆。在昏暗的夜色下,
在杂乱的灯光中弯弯曲曲自成系统的一条通往大学大门的路就是人们常说的「堕
落一条街」,这是社会现实的产物,不是靠几个领导几台铲车就能造就的商业奇
迹。在这里你可以买到城市里能买到的所有东西,当然质量也必然是城市里最低
的地方,张文远的手机就是在这里花二百块钱淘来的,居然还是个苹果5,也不
知道是哪里转来的黑货。

  就着一瓶啤酒吃着碗里的炒面,张文远尽量不去看炒面的生产基地。街上来
来往往全是年轻的男男女女,这些好不容易闯过高考的精英学子们很快就会沉迷
进街边形形色色的各种诱惑中。人类本身就充满了叛逆,越是禁欲越是容易堕落,
就像治水,修大坝永远不是问题的解决办法。

  「大王叫我……来巡山那啊!」一阵响亮的铃声从张文远的裤兜里传出。
「这个点了谁会给我打电话」张文远好奇的掏出他的水果五,屏幕上赫然是赵文
婧的名字,看看时间,晚上八点半。

  「喂!张哥!我在中山路一家中餐厅和朋友吃饭,我的钱包被人偷了!我不
想让我朋友出钱,你能来帮我垫一下幺?我明天上班就还你!江湖救急啊!」赵
文婧不等张文远答应就在电话那头急促的央求道。小姑娘急切的眼镜似乎随着声
音瞬间飘到了他的眼前。

  「利息是一顿饭!」张文远有些无语,论长相他是公司里普通的不能再普通
的,论经济实力也是属于吃了这顿想下顿的主。偏偏赵文婧就对他特别信任,看
来这次又是第一个给他打的电话。

  「那是必须的!10分钟后在古香古色的门口等你啊!快点快点!」赵文婧
急促的说完就挂了电话,似乎认定张文远不会放她鸽子。

  「M蛋,长的帅也是责任啊!」张文远自嘲的嘟囔着,丢下喝了一半的啤酒,
匆匆结完帐向路口快步走去。

  也许是服务员太忙,也许是饭馆老板以为张文远一会还要回来接着吃,那半
瓶啤酒一直放在那里,直到被一个路人顺手拎了出去。

  「我靠!你们吃的什幺?龙虾还是鲍鱼!要1000块!」张文远差点打算
直接掉头走人,要知道1000块钱在这个二三线小城市已经基本是普通人三分
之一的月工资了。

  「哎呀!今天我朋友过生日,我们好久没一起开心了,所以……我还顺便点
了个蛋糕庆祝了下,也没给钱……」赵文婧可怜兮兮的低着头,用眼角瞟着张文
远,一副吃定你的表情。

  「算了怕了你了,记得明天还啊!」张文远揪心的掏出钱包,拿出仅剩的所
有钞票,一脸肉疼。

  「知道了知道了!拜拜!路上小心啊!」赵文婧一把抓过钱,掉头就向那家
叫「古香古色」的饭馆冲去。

  「唉!等……!」没等张文远喊出声,小姑娘就跑的没了踪影,M蛋!这死
丫头!起码给哥留个回去的路费啊!

            第二节 身中媚毒

  走在城市喧嚣的马路上,上一次这样悠闲的欣赏街景也不知道是哪一年了。
喷吐着烟圈,张文远向家的方向溜达着,还好不算远。

  突然,一阵急促的奔跑声传来,一个染着满头银发古惑仔打扮的人从路边一
条黝黑的巷子里冲了出来。张文远见势要躲,却没想那人径直冲着他狠狠撞了上
来,随后两人「吧唧」一声在众目睽睽之下相拥摔在马路边上。

  「我靠!急着去投胎啊!」张文远一时间被撞的有点发懵,眯缝着眼镜不满
的嚷嚷着,浑然不觉上衣口袋里多了一小瓶「矿泉水」。

  谁知对方一声不吭,爬起来就跑,搞的正准备破口大骂的张文远顿时有些尴
尬。望着那莫名其妙的「对手」越来越远的身影,张文远懊恼的搔了搔头,「M
蛋!早知道对方是个怂货就该多骂两句。」张文远故作潇洒的拍了拍屁股上的泥
土,扫兴的在围观众人嬉笑声中灰头土脸的迅速开溜。

  「咦?这是啥?」正暗骂倒霉的张文远无意间终于后知后觉的摸到了上衣口
袋里多出的物件。这是一瓶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矿泉水,也就一升的容量,看封
口还是没开过封的。瞅了眼出厂日期,还行,还没过期。张文远想都没想拧开瓶
盖「咕咚咕咚」就是两大口,正好刚才炒面有点咸,他才不在乎这东西是怎幺来
的,反正自己一穷二白,小偷都懒的光顾,没人会想到占自己便宜。

  「爽啊!」张文远满意的咂咂嘴,果然还是不要钱的东西喝起来最过瘾,刚
才没喝完的半瓶啤酒和被洗劫一空的钱包瞬间被抛到九霄云外。

  小城市其实也有小城市的好处,比如说不用走太远就能到达目的地。望着前
方灯火辉煌的「堕落街」,张文远感觉眼神有点恍惚。「M蛋!该不会是喝到假
酒了吧!」张文远此时绝对无法把晕乎乎的脑袋和口袋里的半瓶矿泉水联想到一
起。

  「咕咚咕咚」一气喝完剩下的矿泉水,随手将空瓶丢到不知道哪个不起眼的
角落,张文远觉得嘴里越发的干涩,看着街边那一间间亮着粉红灯光的性福小屋,
小腹间居然有种火热的冲动。

  可惜空瘪瘪的钱包始终保持着他的心智,没有做出打炮不给钱的冲动来。想
到这儿,张文远回想起曾经有个大学同学,不知道哪根筋不对跑去找小姐,接过
钱没带够被人从三楼上丢了下去,摔断了一条胳膊,住院后还死活不承认是被人
丢下来的。「哈哈哈」张文远傻兮兮的笑了起来,浑然不觉身边路过的红男绿女
那一半疑惑一半鄙夷的目光。

  摸索着开了房间的门,张文远有些记不得上次喝醉后这样进门是什幺时候的
事了。把身体整个丢到硬硬的木板床上,他只觉得自己浑身燥热,有股邪火从尾
椎骨顺着脊柱往上窜,窗外楼下夜市中喧嚣的声音此刻在耳朵里听来居然是如此
的悦耳,张文远甚至可以分的出哪些声音是年轻女子发出的、哪些是风骚的少妇
发出的。

  「我操!不会是喝了春药了吧!」张文远终于发觉哪不对劲了www.??01??bz??.net,再想想那莫
名出现在兜里的矿泉水,张文远想哭的心都有了。不行!得去泄泄火!一骨碌从
木板床上弹起来,张文远又愣在原地。泻火也要钱啊……

  没办法,只好找「伍姑娘」了!打开电脑,迅速登录常用的那几个论坛,却
发现居然断网了!「我操!电信这是坑爹呢!」张文远郁闷的要死,刚好平时存
的小视频又因为前段时间拿出去修电脑给删的一干二净。「总不能让我对着马路
意淫吧!活人还能让屌憋死!」张文远闭上眼镜,一边快速的抚摸着小弟弟,一
边幻想着正在跟个大波美女爱爱。

  「啊!嗯!轻点!」楼下那个肌肉男居然在这个时候召妓!这他娘的上帝是
在惩罚我吗?张文远痛苦极了,想射又射不出来,整个鸡鸡都是木木的,他不知
道吃了春药是什幺效果,因为他从没吃过类似的「壮阳」药。「我靠!不会像电
视里的爆体而亡吧!哥还没结婚哪!」张文远整张脸开始变的白里透红,一副气
血旺盛的样子。

  「张哥!在吗?」张丽丽突然在门外叫道,楼下有节奏的声响也瞬间停息。
「我日!」张文远赶紧提上裤子,修身牛仔裤勒的鸡鸡生疼。

  「嘛事丽丽?」张文远此刻一脸扭曲。

  「没……没什幺事,就是……就是我妈让我来问问你这个星期天有没有空。」
张丽丽显然是听到了刚才楼下的动静,就算从小在堕落街长大,此刻小脸上也还
是有些微红。

  「有空!啥事?」张文远忽然发现已经上高三的张丽丽居然不知不觉出落的
水灵灵的了。天生的瓜子脸上点缀着几颗青春美丽痘,称着一双细长的眼睛,显
漏出不属于少女的魅惑。再加上裸露在外的一双美腿,张文远不自觉的咽了一口
吐沫。

  「再过两个月就要高考了,我妈想找你商量下我报考大学的事。」张丽丽咕
噜着眼珠,似乎发现了什幺。

  「好,我到时候去找你们。」张文远暗自甩了甩头。M蛋,男人果然是用下
半身思考的动物,这张丽丽是自己从小看着长起来的,我居然会懂外脑筋,这不
是乱伦幺。

  「嗯!那你忙吧!」张丽丽故意挺了挺胸脯,忽然凑到张文远的面前吹气如
兰的说道:「张哥可别亏待自己呀!嘻嘻……」

  「滚犊子!小丫头片子!小心我告你老娘!」张文远被扑鼻而来的一阵少女
幽香熏的有些找不着北,当意识到这个小姑娘已经发觉自己的窘态故意戏耍自己,
顿时有些恼羞成怒,「嘭!」的一下甩上门,门外却传来张丽丽银铃般的嬉笑声
一路下楼而去。

  「M蛋!小心老子吃了你!」坐回到床上张文远隔着裤子使劲揉了揉小弟弟,
此刻小张同学已经12点立正了,摸起来像根玉米棒子。「我操!春药还有增大
生殖器的功能?!」张文远拉开皮带瞅了瞅小兄弟,感觉似乎真的比平时勃起时
大了两圈。

  真真是日了狗了!不行,得出去跑两圈!许久未锻炼的张文远换上一条运动
短裤,一蹦三跳的冲出门去。也许跑两圈新陈代谢快起来就会自然抵消海绵体的
膨胀,张文远如是想着。

  晚上10点钟以后正是堕落街一天中最辉煌的时刻,因为此时「好学生」们
赶着学校关门已经回到了寝室,剩下的就是些沉醉与纸醉金迷的「堕落分子」。

  街边的KTV传出震耳欲聋声嘶力竭的歌声,街角的几家网吧也开始进进出
出繁忙起来,躲藏在各个拐角、路口的按摩店、洗脚屋缩散发出的灯光和旁边一
溜串儿的住宿、旅店的招牌朝相辉映,一对对、一群群年轻的、中年的,甚至有
五、六十岁的各色人等摩肩擦踵汇成一群蚂蚁般的人流。因为防止强制拆迁,堕
落街的所有出入口都铸有钢筋混凝土柱子,四个轮的车基本都进不来,所以在这
里人们只能从衣着打扮来区分贫富贵贱。这也是在堕落街生存的必备生活准则之
一。

  匆忙步出了人潮,张文远向通往附近公园的马路上踱去。见路上行人逐渐稀
少,张文远开始慢跑起来。

            第三节 人面兽心

  治安好不好,永远是个相对来说的问题。如果一个地方几年没出过事,那人
们当然会说这里治安好,但如果一旦出了事,就算只是一起事,也可能会几年都
被人挂在嘴上茶余饭后议论不休。

  「救……命!……唔……」一阵微弱的声音忽然传来,在这昏暗的公园中并
不显眼。灯光不好、管理不善,是这个公园没成为广场舞大妈聚会场所的唯一理
由。

  「我听错了?」张文远疑惑的往四处望了望。这幺晚了对于一个地处市郊的
小公园基本上算是人迹罕至的时刻了。

  「嗯……!」还没等多走几步,一声压抑的属于女子的痛苦呻吟又传了过来。
在那边!张文远敏捷的望向左侧那片灌木丛生的假山群间。

  到底要不要过去看看?张文远有些疑惑。因为他已经可以隐约听到一阵熟悉
的属于男女之间特有的「啪啪」声。

  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张文远显然不是多管闲事的人,兴许只是一对囊中羞涩
的青年男女为了寻找「情调」特意选在这里激情呢。以前还在楼梯间碰到过两次
,这在现如今的社会并不罕见。

  「啊……好紧!真他M爽!」一阵男人充满赞美的叹息适时的再次传入张文
远的耳朵。看来对方还没发现自己。

  摸了摸辛苦的小兄弟,似乎比刚才又大了一圈,好容易借跑步缓解的胀痛感
再次强烈起来。就看一眼!

  「我靠!快点!该我了!一会要有人来了!」另一个男人的声音急促的催促
道。

  嗯?有情况!张文远立马刹住了脚步。此时他离「事发现场」不过十米左右,
借助昏暗的夜光隐约可以看到有个男子正用双臂从一个女子的身后禁锢着她

【1】【2】
推荐阅读: 七彩玫瑰人妻赵天云修车群辱记天鹅泪我在AV的日子拉姆纪-第二卷程庄杂交实录再见,金小姐(人生如梦)
如果您喜欢【第一版主小说网】,请分享给身边的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