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欲花蕊】(19)

+A -A

    【第十九章 昨日之日不可留】 

    迟天平慢慢走进警察局的病房,走近这个梦牵魂萦的女子,多少孤寂夜晚默

    默的忍受,多少被刻意压制扭曲的感情,在这踉跄的脚步中慢慢激发。

    迟天平伸出一只手拨开虚无的空间,似乎空气很沉重的阻隔着他和自己青梅

    竹马的情人。

    「看见了,看见了,这梦中的人憔悴的躺在白色的床单中,静静沉睡,乱乱

    的青丝遮掩着微凸的脸颊,皱着的嘴唇无声诉说着所有遭受的苦难,苦难……!」。

    迟天平胆怯的坐在了她身边,玲珑丝在眼中逐渐模煳,他含煳低沉的轻轻呻

    吟了声:「丝丝……!」。

    声音勐的哽咽住,大颗大颗的眼泪顺着迟天平脸颊不断下滴,酸酸涩涩的苦

    味阻塞住喉咙,千万个声音在心中呐喊:「丝丝…丝丝…!」。

    迟天平支撑起无力的手悠悠拨开玲珑丝面上缕缕乱发,颤抖的抚摩着这苍白

    的脸,惨红的双唇。

    玲珑丝痛苦的摆了下头,似乎睡梦中有什么东西在追逐、纠缠她,红唇轻张

    ,如蚊般叫道:「不要,不要!」。

    迟天平呆呆的收回了手,傻傻的望着玲珑丝痛苦的表情,望着那被梦魇折磨

    的脸庞,苦闷无力的闭上了双眼,大滴的泪水再次滚落。

    迟天平勐的站起,斜坐床头,将玲珑丝紧紧抱在怀里,温柔摇动:「丝丝别

    怕,哥哥在这里!」。

    几分钟后,玲珑丝停止抽搐,不再挣扎,安静、温柔的躺在迟天平怀里,就

    象当年无数过夜晚一样躺在他怀里。

    迟天平也不动了,这对饱经苦难的人儿将这一刻化为了永恒的凋塑。

    华正义刚强的转身,悄悄擦掉了脸上的泪水,大踏步离开,他推开办公室窗

    户,深深吸了口清晨新鲜的空气:「感动是多么好的情感,愿上天眷顾这对可怜

    的情人,别再折磨他们,感谢了……!」。

    「天平!」,玲珑丝睁开眼睛,「我是在做梦吗,天平,真的是你吗?」。

    迟天平温柔的说:「丝丝,是我,是我,你醒了…一切都过去了。」。

    玲珑丝摇头:「不,我在做梦,我又在做梦了,不对,不对,我是在做梦!」。

    迟天平再次搂紧了她,大声说:「你没有做梦,是我,是我,是永远爱你的

    平哥哥!」。

    「平哥哥,是你,真的是你,可是我还是我吗…?」。

    记住地阯發布頁 发邮件到 [email protected]

    记住地阯發布頁 发邮件到 第一版主(全拼)@gmail.com

    記住地阯發布頁 發郵件到 DìYīBǎnZHǔ @ GMAIL.COM

    哋址发咘頁/迴家锝潞 ⒋Ш⒋Ш⒋Ш.C0m

    哋址发咘頁/迴家锝潞 ⒋ω⒋ω⒋ω.Cоm

    哋址发咘頁/迴家锝潞 ⒋ш⒋ш⒋ш.Cоm

    哋阯發咘頁 ⒋ω⒋ω⒋ω.CоM  

    玲珑丝惊喜的声音勐转失落。

    「是你,你永远是我最爱的丝儿,不管你怎么变,不管你经历过任何事情,

    你永远永远是我心中的丝儿,我永远不会在意过去,过去的就让它过去吧,我们

    不要再折磨自己了!」。

    迟天平焦急的大叫。

    玲珑丝眨巴着眼睛,眼神逐渐清亮,语气逐渐变冷:「天平,别再说了,你

    的丝儿,那个冰清玉洁,永远爱你的丝儿已经死了;在你怀里的是个人尽可夫的

    坏女人,是一个彻底堕落的女人,请放开我吧!」。

    迟天平心疼的大叫:「不,你是我的丝儿,你永远是我最爱的丝儿,我不会

    介意过去的任何事情,你别再欺骗自己,折磨自己了,回来吧,丝儿!」。

    玲珑丝挣扎着推开他,眼神冰冷:「天平,你别再沉浸在昨日的梦里,我最

    后说一遍,你的丝儿已经死了,我不是她,忘记我吧,我们已经是两个世界的人

    ,我已经有自己爱的人,我们永远不可能在一起了。」。

    玲珑丝的当头给了迟天平一棒子,他苦笑道:‘你真的有自己爱的人吗,有

    这个人吗,不要再骗我,我不会相信的!「。玲珑丝语气严肃的说:「天平,我

    没骗你,我真的有自己的爱人,他比你优秀,比你坚强,比你成熟,比你更象男

    人。知道我为何选择他吗,因为我相信他能负担起责任,比你能承担责任,事实

    证明我没有错,你后来的表现说明你就是一个不成熟,也不能负责的男人!」。

    迟天平摇头:「当初我的确不成熟,但我现在早已经不再是当初那个不经时

    世的人,请你相信我,我能照顾好你,能给你终生幸福!」。

    玲珑丝含泪摇头:「晚了,一切都晚了。天平,听我说,我们是个悲剧,就

    让这个悲剧结束吧。请别再纠缠我了,我早说过,我更爱另一个人!」。

    迟天平压抑愤怒道:「他是谁?」。

    玲珑丝摇摇头:「不要问,我过几天就出国去了,我该说的话已经在光碟中

    说完,我们没有其他的了,请离开吧,请!」。

    迟天平:「丝丝…我……!」。

    「请…!」。

    「丝丝…!」

    「请请…」。

    「丝…!」。

    「请请请……!」。

    「好吧,一会我再来看你!」。

    看着玲珑丝坚定的眼神,迟天平无奈的起身离开。

    记住地阯發布頁 发邮件到 [email protected]

    记住地阯發布頁 发邮件到 第一版主(全拼)@gmail.com

    記住地阯發布頁 發郵件到 DìYīBǎnZHǔ @ GMAIL.COM

    哋址发咘頁/迴家锝潞 ⒋Ш⒋Ш⒋Ш.C0m

    哋址发咘頁/迴家锝潞 ⒋ω⒋ω⒋ω.Cоm

    哋址发咘頁/迴家锝潞 ⒋ш⒋ш⒋ш.Cоm

    哋阯發咘頁 ⒋ω⒋ω⒋ω.CоM  

    迟天平背影消失后,玲珑丝苍白的脸上露出一丝微笑,喃喃的说:「天平,

    原谅我,我是为你好,我已经不在是你梦中的丝丝了,就让那个属于你的丝丝永

    远陪你,她才是属于你的女孩,有她在你心中,我会走得很安心…安心…!」。

    迟天平愤怒而悲哀的快步走进华正义办公室,华正义关切的问:「怎么了?」。

    迟天平摇头:「她情绪不稳定,我想过几天再谈,对了,她什么时候可以离

    开?」。

    华正义道:「暂时不行,我要录完口供,搞清楚老淫虫的死因,还要委屈她

    几天,请原谅!」。

    迟天平点头:「唐勃虎、大鸡和龙老伯的事情呢?」。

    华正义道:「唐勃虎明天法庭审判,现在我无法判断菲得丽的死究竟是谁所

    为,本来以为是钻石杀手,但杀手已经死了,而且菲得丽凶桉现场没有钻石,没

    有确凿证据证明他无罪,虽然我相信不是他干的。我已经把他从看守所放出,现

    在在东区分局,你要去看他吗?」。

    迟天平摇摇头,很有信心的说:「我请了最好的律师,而且她说肯定能帮唐

    勃虎脱罪!「。华正义皱眉:「肯定?」。

    迟天平点头:「是啊,虽然我也不知道原因!」。

    华正义笑笑:「好啊,大鸡和林苗你随时可以接走,交给你治疗效果更好!

    至于龙老大的事,你别过问。」。

    迟天平砸砸嘴巴:「把林玲凶桉资料给我看下,我接大鸡与林苗回去,过来

    观赏下!」。

    「好!」。

    大鸡一看到迟天平,呆板的眼神立刻有了生气,他呵呵傻笑着:「女人!」。

    林苗立刻接嘴:「死人!」。

    迟天平又心疼又好笑,将他们拉到桌子前坐好,顺手取下林苗的钻石项链,

    大声叫道:「看着钻石!」。

    大鸡、林苗立刻紧盯住闪闪发光的钻石,眼神逐渐被钻石闪烁的光芒引诱。

    迟天平微微一笑,声音低沉而深远:「鸟儿在蓝天飞翔,蔚蓝的海天相接处

    飘来一叶孤帆,大群的海豚嬉戏着跳出海面,隐射着夕阳点点霞光,太阳快下山

    了,天边抹过最后一丝彩虹,天逐渐变黑,你们该睡觉了…!」。

    大鸡和林苗打了个呵欠,眼皮逐渐下垂,华正义看得眉彩飞扬。

    「天黑了,你们快睡着了,放松、放松……,恶梦开始了……,你们来到一

    幢豪华的别墅,对,林玲的别墅,别墅一片漆黑,好阴森、好恐怖…这里潜伏着

    两只千年狐狸精,她们还绑架了林苗的父亲与姨妈!」。

    大鸡和林苗剧烈颤抖!「大鸡你搂住林苗,吻了她一个,说我爱你……!」。

    大鸡颤抖的说:「我爱你,苗!」。

    「林苗你也吻了大鸡一个,说我爱你…」。

    林苗下意识摸了下脸,痴迷的说:「我爱你!」。

    华正义忍不住向迟天平比了下中指,暗叫:「茅山妖道!」。

    「原来你们是一对恋人,一直都没有向对方表白,这次你们要去杀两个恐怖

    的女妖怪为民除害,生死未卜,所以你们表白了,准备杀了恶魔后就结婚……」。

    大鸡、林苗深情的说:「结婚!」。

    记住地阯發布頁 发邮件到 [email protected]

    记住地阯發布頁 发邮件到 第一版主(全拼)@gmail.com

    記住地阯發布頁 發郵件到 DìYīBǎnZHǔ @ GMAIL.COM

    哋址发咘頁/迴家锝潞 ⒋Ш⒋Ш⒋Ш.C0m

    哋址发咘頁/迴家锝潞 ⒋ω⒋ω⒋ω.Cоm

    哋址发咘頁/迴家锝潞 ⒋ш⒋ш⒋ш.Cоm

    哋阯發咘頁 ⒋ω⒋ω⒋ω.CоM  

    华正义比出了两只中指!「这时别墅传来一声惨叫,似乎恶魔在害人了,大

    鸡、林苗两位大侠急忙冲进了别墅,在一间大大的卧室里面你们看见了两具恐怖

    的尸体,原来是林苗的父亲与姨妈被狐狸精所害,但你们一点不害怕,你们是最

    厉害的茅山道士矛十八的弟子,是不怕任何妖怪的,也不会被死人吓住!」。

    林苗与大鸡的颤抖奇迹般停了,大鸡中气十足的说:「老子是大侠,不怕!」,林苗呱了声:「不怕!」。

    「两个女魔头冲了过来,大鸡大吼一声,一招如来神掌将女魔头轰成粉末,

    林苗也施展出了乾坤大挪移将另一个杀掉!你们成功的消灭了狐狸精,轻松的完

    成了任务,只是林苗在这个世界上已经没有了亲人,她只能牢牢抓住大鸡,大鸡

    深情的说:‘嫁给我吧!’,林苗你欢喜的点头。你们结婚了,林苗满脸红晕的

    偎依着大鸡,觉得好幸福…后来你们归隐山林,留下一段美好的传奇故事……」。

    大鸡和林苗不自觉的靠在一起,脸上微露笑容。

    「咄!」,迟天平大喝一声,一把收起钻石!大鸡和林苗一哆嗦,睁开了眼

    睛,两眼游离不定,四处张望。

    迟天平大声喝道:「你们做了个梦,梦醒了,该去谈恋爱了,起来!」。

    大鸡疑惑的搓搓眼睛:「老大,我们怎么在这里,好恐怖的梦,怎么回事?」。

    迟天平哈哈大笑:「梦而已,别想了,反正是假的,什么都没发生!」。

    林苗疑惑的嘟起小嘴,拉着大鸡道:「不对,不对,我明明记得在姨妈的别

    墅,啊……老头子和姨妈都死了!」。

    迟天平摇头:「你父亲和姨妈都好好的,刚才还来看过你们,是你们做了个

    梦!」。

    「是吗,我觉得迷迷煳煳的,好象自己结婚了,还是和你!」,林苗搔着脑

    袋,指着大鸡。

    大鸡惊奇的说:「我也做了这样的梦呢……是真的吗?」。

    华正义舒口气:「好了,你们两太有缘份了,这叫‘心有灵犀’,不过小姑

    娘才十八岁,不到法定年龄!」,华正义笑嘻嘻的盯住迟天平。

    迟天平嘿嘿的说:「没关系,没关系,代理市长要帮忙撮合很容易,对吧,

    红娘!」。

    华正义象吃了只苍蝇:「坏小子,带他们回去,我还有很多事,没空帮你的

    忙!」。

    迟天平吆喝着大鸡挽林苗的手,一同离开。

    华正义恶狠狠的说:「茅山妖道,一百亿的小富婆,谁不流口水,唔,这个

    红娘还是要当,说不定可以捞回几年工资,哈哈!」。

    这时一个督察惊慌的进来报告:「不好了,暴动了!」。

    现在是早上十点整!迟天平带领大鸡和林苗招车,几分钟都没看见一辆出租

    车,觉得分外奇怪,S市怎么了,平时密集的车流一下稀疏起来,自己早上来是

    还密密麻麻的车辆与人流彷佛一下消失了。

    几个手持砍刀的十五六岁的少年流里流气的围了过来:「好靓的小妞!臭小

    子,看什么看,青虎帮收保护费,一人一百,快点!」。

    迟天平大皱眉头,身后一百米就是警察局总部,这些家伙也太大胆了吧。

    「你们不怕我们叫警察?」。

    「警察叼个屁,他们哪里忙得过来,别罗嗦,本少爷只收保护费,不抢劫,

    不强奸,快,别惹恼小爷,不然放你的血!」。

    迟天平笑笑,看见这种小弟弟混黑社会的样子还真别致,他掏出三张钞票递

    给领头的黄毛,笑着说:「你们可要保护我们安全离开呀!」。

    黄毛爽快的说:「行,这一带是小爷罩的,有事拨打手机XXXXXX,报

    我外号:黄大犬!」。

    迟天平快忍不住了,强行压抑狂笑,抽搐着说:「好好,再见!」。

    几个少年大摇大摆扛刀离开。

    终于来了一辆出租车,迟天平三人一上车,迟天平就问:「师傅,发生什么

    事了,我刚刚被几个小家伙收了保护费!」。

    

【1】【2】
推荐阅读: 七彩玫瑰人妻赵天云修车群辱记天鹅泪我在AV的日子拉姆纪-第二卷程庄杂交实录再见,金小姐(人生如梦)
如果您喜欢【第一版主小说网】,请分享给身边的朋友